学院概况 > 学院新闻 > 留学沙龙/留学美国耶鲁的那些事儿

留学沙龙/留学美国耶鲁的那些事儿

11月8日晚,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举办留学沙龙,2015级博士生徐涛与同学们分享了自己留学美国耶鲁大学的见闻和感受,在场的同学们被深深吸引,也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徐涛同学以切身经历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他建议留学生出国前在研究所先学习2个月,掌握基本的实验技术;要多看文献,提升自主学习能力;克服语言的心理障碍,积极主动与导师交流;注重锻炼身体,广交朋友,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尽早准备毕业论文。



爱尔眼科学院积极探索研究生教育国际化联合培养模式,为加强外优质教育资源的综合利用,培养具有爱尔特色的眼科精英人才,学院专门设立了“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国(境)外留学基金”与国际著名学府或高水平眼科研究机构如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威尔玛眼科研究所、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美国加州大学,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等开展联合培养2014年以来已送出7名硕博研究生出国深造,2018年4月前将有4位同学留学德国图宾根大学、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耶鲁大学、英国伦敦大学学院


我的美国留学篇




受“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境外留学基金”和导师彭绍民教授共同资助,我于2016年3月赴美国耶鲁大学进行为期18个月的博士研究生联合培养。非常感谢爱尔眼科学院和导师提供给我的这次宝贵的学习机会,让我能够在耶鲁大学这所美国排名前3,世界一流的名校进行研究、学习和交流。


 


联合培养期间,我在血视网膜外屏障研究领域颇有知名度的Lawrence Rizzolo教授实验室内,主要研究紧密连接蛋白claudin-19在视网膜色素上皮细胞中的生理功能以及其突变导致遗传性眼疾病的发病机制,此项研究以导师彭绍民教授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为依托展开,同时也拓展了其他相关研究。在Lawrence Rizzolo教授和彭老师的悉心指导下,研究进展顺利,目前两篇SCI正在审稿中,同时有幸参加了2017年ARVO年会,发表壁报一份。



我们研究发现claudin-19蛋白c端负责连接该蛋白至细胞膜上,并具有调节RPE基因表达的功能,另外我们的研究发现该基因突变影响神经视网膜发育并且破坏视觉周期,这些发现为claudin-19基因突变导致家族性隐性遗传性眼病提供了理论依据,同时我们也发现在动物实验中视黄酸可以改善突变claudin-19所导致的视功能损伤,该药物可能是该遗传性眼病治疗的一种有效药物。


 

美国的学习风格和国内不同,管理制度上也相对宽松,美国学习主要强调自觉和主动。学校和导师会尽可能提供实验条件,导师总是会在关键的时刻给予指点,但实验能否实现,如何实现,最终能实现到如何程度,什么时间能否实现,这一切都完全需要自己协调权衡努力。

 

最开始的学习过程中,我在与人的交流上不够主动,除了正常的组会和必要的学术讨论外,我和同事及导师的交流不是特别积极。幸而得到Lawrence Rizzolo教授和彭老师两位导师的提点,及时指出我的不足,让我得以在后来的学习过程中不断改进,慢慢地我融入了美国的生活,有了归属感心里也更踏实了,能更安心地学习。在与朋友们的交流中,我也了解到了不同国家的文化和习俗,开阔了眼界,同时感受到了海外学子之间深厚的情谊。 

本次赴美留学是我的第一次国外学习经历,也是我人生中一段最为宝贵的人生体验和财富。尽管在出国前对留学生活有过种种的想象和憧憬,可当我离开祖国第一次踏上异国的土地,真正体验留学生活,才懂得其中的不易与艰难。从刚开始的语言障碍,生活习惯差异到因为缺乏扎实实验基础面对实验的迷茫,再到一次又一次的实验瓶颈……在最艰难的时刻是学院老师同学们的关心帮助,导师的指导,周围同事朋友们的帮助以及家人们支持让我坚持了下来,使我在耶鲁大学渡过了一段快乐而又充实的留学生活。

一年半的留学对于博士研究生来说是非常重要但也是远远不够的,我深知留学生活的结束仅仅是我人生新阶段的一个开始。这一阶段留给我的宝贵财富必将伴随我帮助我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披荆斩棘,一路前行。最后,我要把我最诚挚的感谢送给爱尔眼科学院,学院的各位领导老师和我的导师彭绍民教授,是你们给予我机会让我在更广阔的天地中充实自己,提升自己。谢谢你们!同时,我也祝福已经留学海外的同学或者即将出国学习的同学们健康快乐,学有所成!



文图:徐涛、郭爱华